●無峫Dē噯

与被爱同罪的旁观者:

第一次看到实物,之前有听说过这个很大不过也没想到那么大。因为在会场也不好意思一直拍OTZ  真的太棒!美得合不拢腿!为了香香努力攒钱!!!

【烟花夜】全职高手/叶蓝

「Lost Paradise」:


  • 其实是今天在高速路上被堵着,以及昨天晚上被烟花炸到半夜没睡的时候想的梗,没啥意思好像TUT


  • 若有BUG请温柔提出,OOC也有,别对我使用流氓的技能啊,特别是板砖


  • 题目……是真的想不出来了,别笑







 


     


烟花夜


 


     大年三十夜。


       蓝河走进了一家网吧,因着过年这个特殊情况网吧的人并不多,他很容易就找到了一个空位,坐下,从包里摸出账号卡,插入。


       刚一上线就被提示有新消息。


      “蓝河同志,攻略完成了,给个联系方式?”


      蓝河和君莫笑的交流一直是通过游戏私信的,不久前他们交易了最新的一个副本攻略,奈何那段时间临近过年他正忙着,上线的时候不多,好像最后一次碰面还是在好几天前,。


      蓝河看了一下,消息发送的时间大概在两小时以前,此刻君莫笑的头像仍然亮着,他略一踌躇敲了一串数字过去,点击发送。


      发送之后他又有些后悔,就算是传送攻略,也没必要留下自己的手机号码,再说,对方也没有明确指定,他这样做是不是稍显妥当,会不会令对方觉得自己太过于主动了?还是说这位大神又有了什么全新的,折磨他的预谋?


     “你的呢?”


     他立刻又敲了一段文字过去,不管怎么说这是一个拉近距离的好机会。但是很快他却发现君莫笑的头像已经灰了,叶修下线了。


     蓝河怀着莫名其妙的心情在游戏里晃了几圈,没有君莫笑好似乐趣都少了一半,砍个怪也心不在焉差点儿反被砍死。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上线之后蓝河总会去注意一下君莫笑是否在线,虽然从一开始就是相当敌对的身份,并且不管君莫笑在线与否于他来说都没有什么影响,但是,就好像这是一记定海神针,能够让他拥有更加安定的心情。


     手机在兜里震得吓了他一跳。蓝河哆哆嗦嗦手忙脚乱地把手机抽出来,发现来电记录并不是一串陌生的数字时稍有失落。来电的人自然是刚才还在一桌吃饭的父亲,实际上蓝河不太擅长应对这种家族聚会的状况。


     七大姑八大姨各自带着笑容询问他的种种,有没有女朋友啊,准备什么时候结婚,他尴尬着还得憋出笑,谦虚地说目前还不准备找女朋友。


     “那可怎么行?你这个年纪的时候我们都有小孩了。”


     蓝河无语。


     接下来又问及他的工作,这是他最不喜欢回答的部分,大多人在知道他的工作内容之后表情都会陡然一转,带着一些不确定以及误会,很快地跳过这个话题。


他很想好好跟这些人说明,他的工作并非什么不务正业,但是无奈,那些长他几十年的长辈并不会也不愿花费大量时间在他们不懂,甚至没有好感的事情上。


蓝河觉得很闷,所以随便找了个理由跑了出去,大年三十的夜晚既宁静又热闹,街上虽说没有太多人,但是烟火漫天漫天地开,砰砰穿窜上夜空然后炸开的声音取代了人满为患的喧杂。


现在,那个电话就是来让他回去的,语气不善,一语中的,说你去了哪里,这边长辈们都还没下桌呢。


你一个小辈怎么能够先跑了?


蓝河挂了电话,心情不算愉快,他只好退了游戏抓着自己的账号卡出了网吧,往来时的那家饭店走。


走了一半的时候手机又响了,蓝河不耐烦地按下接听键,压抑住自己今夜有些莫名的情绪,“我已经回来……”


“啊?”


大概是一个乌龙。


前方的路灯都像是扭曲着变了形,蓝河站在某灯下,把手机拿到眼前,借着昏黄的光看清了通话的号码。


见所未见的,陌生。


“……大、大神?”


“哎。”那边叶修应了一声,“你刚说什么?”


蓝河舔了舔嘴唇,头顶上空可能年久失修的路灯甚至脆弱地闪了两下,发出噼啪声,“没,攻略的话就发我邮箱吧,等下把地址给你传过来。”


接到了叶修的电话,某个程度上来说有些不真实。他没想过能够跟叶修在游戏以外的世界有所交流,这下对方的声音就那么真实地响彻在他耳畔,令他多少有点儿怔忪,半天没回过神来。而另一个层面上来说,一旦明白对方打过电话来的目的也就明确地知道,即使是通过这种稍微真实的方式来交谈,实际上他们的交往内容也仍旧还停留在最初。


这又有些令他顿觉挫败。


“哦那个啊,发给系舟了。”


叶修满不在乎,蓝河能想象他甚至还吸了一口烟,慢慢往外氲。


“那……”


那你打电话来干什么?


“哦,我是想叫你出来放烟花。”


“啥?”


兴欣网吧的老板陈果今天白天的时候和唐柔逛街的时候买了一大堆烟花回来,说是增添一些过年的气氛。网吧里,叶修自然是不会走的,唐柔跟了陈果几年了,网吧就是陈果的家。其他的员工该放假的放假,该回家的回家,剩下几个孤家寡人,说是晚上放放烟花玩儿。结果陈果才点了几个就被升空炸开的声音吓了个够呛,没多久就说困了,拖着唐柔回了网吧,让叶修自己一个人玩儿。


这么一大堆,他一个人得放一晚上才能放完啊,叶修就想到了蓝河,恰好有在出门之前收到了蓝河回复手机号码的消息,就打了这个电话过去。


“来吧,我就在网吧不远处那片空地。”


“大神……我在……老家……”


过年是一家团圆的日子,蓝河不太清楚有关于叶修的家庭,他所能够明确掌握的不过是那人娴熟高超的荣耀技术,其他的一概不知。


所以他也不知道这个时候的叶修独自站在一大片空地上,周围甚至没有路灯,微弱的灯光从两旁住宅的窗户口传出,虚弱地勾勒出一个影子,一星半点红色的光最后从半空中坠到地上,叶修用脚猛踩了两下。


“哦是吗,真遗憾,还说让你与偶像亲密接触一下的。”


蓝河暗自纠正一下,心说我的偶像不是你是黄少天。但是现在,更多的想法的确如叶修所说,遗憾。


与多少心人中的大神一起放烟花的机会,过了这个村还会有这个店吗?蓝河眨了眨眼睛,想象自己已经回到了H市就站在叶修身边。眼前突然黑了下来,他旁边这盏灯终于是寿终正寝,蓝河也回到了现实,他还在陌生又熟悉的,父母成长的城市,只得暗自吐气。


叶修半天也没再说,蓝河听到打火机咔哒一声,知道叶修又点了一支烟。


“那等我回来?”


“再说吧。”


互道了新年快乐,这通电话就算结束了。


但是电话所带来的影响还远未结束,不如说,才正开始。


蓝河重新开始往前走,还在想叶修的话。那人说‘再说吧’,谁知道还会不会有一次这样的机会,说不定对方仅是心血来潮,根本就没把这回事放在心上,因为,同样的话他已经听过许多次了。


‘下次一起刷副本吧’得到的回答是再说,‘再帮我们刷记录啊’也是再说,而这些‘再说’统统都不再有然后。


一顿晚宴吃到了大半夜,在场的所有人还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蓝河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打起了呵欠,摸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


1:18,春节联欢晚会都结束好久了。


他顺便就点开了通话记录,几小时前那个陌生号码已经被加上了名字,先开始是君莫笑,后来是大神,现在,他又重新修改了一次。


叶修。


蓝河看着这个名字发了一会儿愣,那边喝得醉醺醺的一行人终于准备结束这场漫长的饕餮了。


仙女棒兀自燃烧着,噼噼啪啪冒着光的同时还发出一阵焦臭味,叶修叼着烟,选出仙女棒一根又一根地点燃,甚至还在空中舞了两下,觉得有些无聊。这真是极为少女的一面,要是有人知道蹲在这里玩儿着仙女棒的人是叶修,那估计又得传为一阵佳话。


“啊,没了。”


叶修拿着盒子抖了抖,不再有东西掉出来,同样的盒子在一旁还堆了好几个。叶修站起来打了一个呵欠,提起剩下的烟花,捡起空盒子,慢悠悠地往兴欣走。


 


窗外是雾霭一片,远山一片模模糊糊看不清楚,天气不好,心情也不见得。


窗户上结了一层薄薄的雾,车内温热舒适。


蓝河摸出手机,信号那一格仍旧是一个叉,收不到任何信息,也发不出,他叹了一口气靠在椅子上,强迫自己睡一会儿。


过年期间总归还是拥堵。


长途汽车已经在高速路上堵了将近两个小时,周围全都是大小型号品牌各异的车辆,他


所乘坐的这一辆稍显突兀地高耸于其中。


大年初二。


所有人都忙着赶回家团聚,偏他要特立独行。起初家人自是不同意,好好的大过年的日子,搞什么一定要自己往回跑?


是对亲戚们有什么不满?因为对他的工作不解所以产生了误会。还是对探亲的安排有异议?或者其他?


都不是。


那理由呢?


蓝河从小就是个听话的孩子,对于父母那是绝对的听从,嘴乖,不叛逆,也不撒谎。


这延续了二十几年的优良行径突然就宣布了结束,蓝河看着自己父亲眼睛的时候都有些心虚。因为他从来没有做过说谎这样的事情,就如同考场上那个第一次作弊的人总会害怕被发现一样,蓝河心慌得很。


“公会那边有事,通知我回去一次。”


“这里也有网吧的吧?”


“……可账号卡在家里。”


爱岗敬业无可厚非,这看起来像是十分可行的借口,但是蓝河总觉得会被反驳,被质疑,被提出一些令他不得不编更多的理由来圆谎的谎话。


再多的他也编不出来了,他甚至想放弃,但是想起那个遥遥无期的回归日,他终究还是没有那样做。


父亲很是不爽,母亲这个时候态度却一直显得松动,轻声劝慰着说孩子有自己的事情要做就让他去做吧,整天陪着我们这群老年人也怪没意思的。


蓝河觉得更加自疚了。


加之堵车,自疚又添了烦闷。他觉得自己有些可笑,太欠缺思考,只因为一句话就躁动了好几天,最后甚至提前独自回家。放烟花什么的,叶修或许也就是随便说说,大神身边根本不缺人,反倒是他这么正儿八经地赶回去,说不定就是空欢喜。


汽车再度发动又是一个小时之后的事情,虽说是动了,却依旧在慢慢地挪,蓝河甚至恨不得跳车走回去,还好一段时间之后路终于显得宽松了一些,速度也提了上去,更加糟糕的事情等在前方,他们的车抛锚了。


蓝河简直没一口血喷出来。


事事不顺都在表明,他选择的时机并不正确。这好像是什么不详的预告,在告诉他这次回归将会毫无所得,也让他在漫长的等待时间中仿佛成为一只缺氧的鱼,只差一点儿就断气。


天色渐渐暗下来,蓝河心绪如同一团找不到头的毛线,乱糟糟的,连整理的机会都没有。车上众人的呼吸一直盘桓在这狭小的空间内,没有新鲜空气的充入蓝河的脸被憋得通红,他打开了窗,迎面一阵凉风就吹了过来,好歹让他清醒了些。那些远离公路星星点点的灯光不知道闪烁在哪一个城市里,明明看起来都差不多,但是蓝河更加喜欢H市的灯光,那些灯光他看了多少年仍不腻,更何况,那里还有比灯光更加亮的存在。


抵达的时候已经是夜间10点,本身只需要3个小时的路程,硬是被活生生地拖到了7个小时,下车之后蓝河浑身上下都一团痛软,走路甚至都歪斜,他没有什么行李,轻装简行,熟悉的城市从未让他这般具有归属感。


手机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有了信号,刚一上车就发送的信息,这个时候终于显示了‘发送成功’四个字。蓝河一时也不知道该去哪里,傻站在原地。


“你手机。”


唐柔侧了侧脑袋,眼睛却没有离开电脑屏幕,叶修哦了一声之后伸手去摸手机,等看清内容之后站起来身。


“我出去一下。”


唐柔看了叶修的背影一眼,有些惊讶,叶修从未在打游戏的时候分神,连喝水都少见,更何况是直接扔下君莫笑出去了。


但她也仅仅是有一些惊讶,随后又重新投入游戏之中,操控寒烟柔搞死了面前的一个小怪。


蓝河收到了叶修的回复,对方传了个地址过来。


夜也稍微有些冷,他吸了吸鼻子,把手揣在衣兜里开始往那个地方走。


蓝河到的时候叶修已经站在那里了,像是冷得不行一样搓着手,脚下有几个烟头,旁边还有一个塑料袋。蓝河先开始的时候站在远处观望了一下,那个人就站在离他十几步远的空地上,时不时吐一口烟出来,还没上升多高就散了。


他有些摸不准自己的心情,止不住打寒战。


冷有两种,一种是物理性的,就是外部环境不可避免的冷,另外一种就是心理性的。当一个人紧张,心寒,兴奋的时候,即使是在酷热的夏天也会因为这个原因而一阵阵地渗出寒来,营造出冷热两重天的效果。


蓝河并不觉得身体上不暖和,但是他就是冷,走到叶修身边的时候更是,叶修穿得很少,冷得受不了一样差点儿没缩成一团,他在不停抖,两个人就这样各自站着冷着,刚开始的时候一句话也没有,气氛奇怪。


偶尔会遥传来一声噼啪声,短短地打破夜的宁静,又迅速地将若有似无的回声掐断。


“你怎么就回来了?”


叶修问他,把抽完的烟头往地下一扔,踩灭。


“公会有事……”


说完蓝河就想抽自己了。


这个借口用来唬唬不懂行的父母还行,在叶修面前用,就如同在医生面前说,我嗓子哑了不是扁桃体发炎是被口水呛的一样。


国定假日还是七天呢,什么公会这么有本事强迫员工不分昼分工作啊?加不加工资啊?


但是叶修没有揭穿他,点了点头,指了指一堆地上烟花,“挑一个?”


蓝河的尴尬也随着叶修的不在意而渐渐消散,随便挑了一个,又问,“大神,你刚买的?”


“上次没放完的。”


蓝河表情瞬间就变了,为自己高估了对方而扼腕,叶修看了他一眼,“怎么?我又不像你还有压岁钱拿。”


他想反驳说我这个年纪早就没压岁钱拿了,但是叶修没给他机会。几句话的时间就已经把烟花拿出来摆在了两人面前,递了打火机给蓝河。


“点吧。”


“……我?”


蓝河犹豫了下,没去接打火机,叶修立刻就笑了,笑得一脸得意,好似好意,“哦?你不敢啊?那我们划拳吧,输的人就去点火。”


蓝河立刻觉得自己被叶修看不起了,恨得牙痒。不就是点个火吗?虽然他小时候有过被炸到以及被太大的爆炸声吓到的不好回忆,但是看现在叶修一脸得逞的样子当真不爽,大有君莫笑的嚣张态势。


“我点。”


蓝河一把夺过打火机,大有英勇就义的觉悟,凑到烟花面前,尽量稳住自己的双手。


这不算什么,就是一个烟花而已,再怎么强大怎么可怕的BOSS都打过了,这要简单多了,上吧蓝河。


“还是我来吧?”


过了两分钟之后叶修提议。


“不用。”


他还没找到引线,面前一团黑乎乎的不太能够看得轻,叶修走了过来,不知道从哪里又摸出一个打火机,蓝河面前的一小块地方突然亮起来,这次很快就发现了短短一根的引线。


蓝河打燃打火机,黄色的火苗与引线接触了没几秒就迅速地变短,又是几秒的时间,突然有什么东西快速窜了出来,发出与空气的摩擦声,迅速地往上升。他冷不防又被吓了一跳,不自觉就往后退了一步,随后撞上了一个胸膛,一个踉跄之后被阻了退路。


烟花还在兀自上升,蓝河还想站远一点,好能够离发声源远一些。但是时间明显不够,伸手去捂耳朵实在是太明显的害怕举动,他准备硬生生地熬过这段时间,就有一双手先于他蒙在了耳朵上。


蓝河僵硬了。


烟花升上高空,砰地炸开,照亮他们所处的这片黑暗,然后四散着落下,不断重复着这个过程。捂在他耳朵上的手很凉,冰得他缩了一下脖子,甚至还带着烟味。明明爆炸的声音也丝毫没有减弱,但是随着那双手的加附,他的防御力仿佛因此得到了加持,一切都变得平静温和。


曾经不好的回忆将在这一刻被推翻,以一个全新的形态存在于蓝河今后的生命之中,当他再回忆起有关于烟火的一切,就不会是害怕与小心翼翼。


他背靠着的胸膛,将稳健的心跳源源不断传达而来,就与他跳动在同一平面,甚至,像要融合了一般。


蓝河这一条缺氧的鱼像是终于久逢甘霖,又有了活蹦乱跳的机会。


色彩绚丽,形式多样的烟花斑斓在看不见星辰的冬夜,比之更加喧嚣的却是蓝河的内心,那些随着心跳起伏的,又因为起伏而更加汹涌的情绪堆在了一起,他不冷了,也不抖了,就是有点儿燥热难安。


最后一朵烟花的绽放也宣告结束,火星闪耀在半空中就突然泯灭了行踪,放在他手上的耳朵也撤了下来。


蓝河还不敢去看叶修,他眼中的光彩必定比烟花更加昭彰,他是多么怕被一眼看穿。


“哦,挺暖和的。”


叶修总结了这么一句。


蓝河差点儿没忍住将剩下的烟花全部点燃扔到他身上去。


但是正如同叶修所说,很暖和。


这个他不顾一切千辛万苦赶回来的夜。


 


 


 


FIN

优质好渣渣:

 夏目  CN   安瓶 

PHX   染哥 

 之前已修好的一个条图 http://lzwujiecao.lofter.com/post/115936_62e0d4 

全套图还有一些没有P,手痒先放几张一个场景~ 

每次拍外景都有躺戏~ XDD  给染哥的技术点赞!我这破脸型还能抓到好角度 谢谢=3= 

等成绩。。。。。。


秘密基地:

#彈丸論破 希望的學院與絕望的高中生#


江之島 盾子 cn 西綺Izumi     苗木 誠 cn 院長    |    攝影 Celica    |    化妝&後期 自理    |    協力 Mimoli

 

片子數量太多需要分開發,這P是剩下的兩張苗木君和自己的盾子.

殺し屋777:

黑尾聚聚开车带我兜兜风庆祝中之人生日快乐♪

慕原:

春节前订的裙子,叫我过季小公主